南洲詩詞2019第一期——新詩之頁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

新詩之頁

張新元

杏花春雨祭英烈

四月的九都山

郁郁蔥蔥,生機盎然

四月的杏花雨

飄飄灑灑,纏纏綿綿

那是清明不盡的思念啊

那是歲月漫長的牽挂

巍巍將軍紀念碑,灼灼烈士名錄

用一種莊嚴,無言地訴說

曾經的戎馬倥偬,曾經的血雨腥風,

曾經的英勇不屈,曾經的大義凜然

“大馬刀,紅纓槍,我到紅軍把兵當”

早期革命家、軍事家段德昌

滿懷一腔熱血

從腳下的這片土地出發

南征北戰,所向披靡

開創了湘鄂西革命根據地

他赤忱骁勇、智慧果敢

他堅持真理、匡扶正義

他愛護百姓,關心士兵

他的名字,讓敵人聞風喪膽

他的身影,讓我軍士氣大振

他是常勝將軍,他是人民愛戴的英雄!

劉胡蘭式的英雄沈湘芸

由一名女子職校的熱血青年

成長爲堅定的共産黨員

高舉“清滬慘案南縣雪恥會”的旗幟

傳播革命火種,反對邪惡勢力

身陷囹圄而不屈,嚴刑拷打而不畏

在84年前那個8月的早上

她昂起頭,捋捋青春的短發

迎著初生的曙光

“做幹淨點,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纖纖女子,铮铮鐵骨,英雄風範,與世長存

……

爲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

山清水秀,歲月靜好

那是無數先輩的負重前行

那是無數烈士的生命和熱血澆鑄

抗美援朝中犧牲的楊樹森、張任軍

滿懷報效祖國的熱情

聽從祖國召喚

跨過鴨綠江

浴血奮戰在疆場

最後長眠在異鄉的土地

永久的守望祖國的安甯

對越反擊戰即將打響時

楊義斌正在部隊刻苦訓練

聽聞父親病故的消息

用一封家書安撫傷心悲痛的母親

“想到父親,心如刀割

前線吃緊,軍人當以保家衛國爲重”

忠孝難兩全呐

他把對父親的愛與不舍

把滿腔的悲痛化作對敵人的仇恨

奔赴戰場,英勇殺敵

舍生忘死,爲國捐軀

?

1998年8月13日

三名兒童掉進了胡子口河

一聲聲“救命”的呼叫,

打破了胡子口的甯靜

十五歲的董步超聽聞,毫不猶豫

毅然決然地跳進河裏

他使盡全身的力氣,救起了三名落水兒童

而他的生命就定格在了十五歲的花季……

一塊石碑,濃縮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一季花雨,淋濕了多少不堪回首的記憶

站在莊嚴的石碑前

我們緬懷,我們宣誓,我們告慰英烈

吾輩後生,當勵精圖治、奮發圖強

追求理想,追求卓越、圓夢中華

?

蔣蘭英

????????? 柳芽兒

當凜冽的寒風

吹落枝頭最後一片殘葉

你悄悄地冒著寒冷

爬上了枝頭

緊緊地抱著母親沈睡

你是否聽到黃鹂婉轉的歌喉

你是否聞到梅魂的芳香

漸漸地睜開了矇眬的雙眼

你如一幕幕幽簾

也象一個調皮的黃毛丫頭

在春風裏蕩著秋千

你沐浴著一場場春雨

迎接著一個個黎明

又送走一個個美麗的黃昏

你由嫩黃慢慢變成嫩綠

象一個含苞的綠朵

在等待著二月和風

把自己一縷新綠灑向人間

?

範正良

???? 美丽廠窖,我爱你

廠窖,一個年輕的湖鄉小鎮

七十六年前,她遭受過日寇的鐵鍗

三萬人頭落地

留下了血的記憶

從此,警鍾長鳴

從此,以紅色爲筋骨,以生態爲血肉

鑄就了紅色旅遊,生態廠窖獨特美景

成爲全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學生們來了,軍人們來了

工人農民來了

商人們也來了

益陽的來了

省內的來了,省外的來了

國際友人也來了

到這裏記住曆史

不忘過去

到這裏展望未來,

追求美麗鄉村和夢想

看今日廠窖

是一处碧波万顷 芦苇丛生的原生态湖域

是天水一色 湖光倩影天然绿色氧吧

春夏可觀水闊,秋冬可賞蘆花

淡烟笼湖江 一水两岸隐农桑

我愛你,廠窖

農家的詩歌

農家的朗讀

農家的孩子

明天的希望

廠窖

春天在爲你寫一篇

鄉下的迷人風景線

?

周博高(嶽陽)

????????????????? 春天的遇见

春天似暖還寒

羞羞答答地伸出一捧小花

露出幾片嫩葉

在微風中搖曳

偶爾

露出陽光的笑臉

弱弱地向藍空致意

當你想著慢慢品味

回頭細細凝望

一場春雨

幾抹陽光

悄悄地

就把春天送到了夏季

沒有挽留

沒有歎息

也許在牆角角還能找到

一絲絲

春的蹤迹

所有春天的遇見

都象一場美麗的邂逅

象夢幻

象詩歌

並不遙遠

昨日的輕柔

充滿怡人的惬意

都裝在我像機的鏡頭裏

在鏡頭裏

錯過春天

也就錯過了一年

林 海(岳阳)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等待你穿上婚紗的美麗

在見證你們愛的棲息地

南湖風光,浪漫婚禮

把濃情蜜意融入你們的牽手裏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等待你生日蛋糕的甜蜜

特別的愛獻給特別的你

暖暖陽光,溫馨氣息

把幸福吉祥寫進你的生命裏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等待你喬遷新居的喜氣

願你家和事興人生快意

高朋滿座,熱情洋溢

把美滿如意裝進你們的愛巢裏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等待你親朋相聚的惬意

美酒佳肴助添你們的友誼

濤聲相伴,月華滿地

把歡聲笑語送進你的心窩裏

你的到來,我很在意

笑容來自我的心底

開心來自你的滿意

环境雅 菜品精 服务细

才對得起你惠顧的情義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茫茫人海,我在龍庭私宴遇見你

又一份牽念留在記憶裏

讓我們彼此珍惜

讓人生永遠歡喜

我在龍庭私宴等你

?

铁 之

?????? 油菜花

童年時

油菜花是一支彩色的蠟筆

描繪爸爸播種的背影

塗畫媽媽收割的喜悅

少年時

油菜花是一篇稚真的作文

一絲絲灵感冒出脑海

一行行文字記敘春景

?

青年時

油菜花是一串難忘的浪漫

摘下朵朵待放的花苞

拍下片片親妮的瞬間

中年時

油菜花是一種沈重的心情

埋怨久雨不睛的天空

歎息滿地墜落的黃瓣

?

老年時

油菜花是一幅夕照的油畫

畫面浸染金色的回憶

畫裏滲透濃郁的鄉愁

鄧萊香

憶母親的一次遇險

許多往事可以忘記

許多記憶可以封存

唯有母親的點點滴滴

銘記于心

?

那些年

靠捕魚謀生的母親

每天都勞作在洞庭湖區

與天作伴

與水相親

一天早晨

母親

和往常一樣

帶著兒子

鑲著兩條小機船

撒網前行

魚兒在艙內歡跳

鹭鸶在水裏追尋

滿載著喜悅

返航途之中

突然狂風大作

烏雲壓頂

大雨傾盆

浩渺的江面

卷起滔天巨浪

母親的两只小船

隨浪翻滾

命懸一線

不知可否還生

親人在祈禱

夥伴們在擔心

不知過了多久

風慚停

雨也住

黃昏的水面上

漂移著一個黑影

慢慢地靠港

朦胧中

只见母親跪在船头

兩手還緊緊抓住船邊

不讓兩條小船分散

鮮血從手指中慢慢流出

臉色慘白

母親!母親!

我們在呼喚

半晌

她才回過神

相擁著眼淚縱橫晌

母親

沒有流淚

母親

沒有傷心

卻風趣地說

沒事

龍王老兒不敢要我們!……

?

毛應漢

我爲新中國制相冊

背景

蒼茫昆侖

滔滔黃河長江

蜿蜒萬裏長城

底色

“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

扉頁

56個民族

目送五星紅旗升起

翻过扉頁

70年錦繡中華

北京奧運鳥巢

上海摩天大樓

港珠澳大橋

奔赴“一帶一路”的高鐵

嫦娥探月

蛟龍潛海

繁華都市

美麗鄉村

神州大地

蓬勃生長綠色

數不盡一個又一個奇迹

裝幀一部史詩畫冊

落款我和我的祖國

神州大鵬遠高飛

立足深圳潮頭

春風中起步

瞄准世界

大鵬的故土又飛出大鵬

遍布大半個世界

18萬員工

中國人腦袋加外國人腦袋

編織一個美麗神話

萬物互聯互通

安全快捷

世界新潮被掀動

猜疑圍堵

不過是一陣風

普惠世界雷打不動

華爲愛世界

世界要華爲

聯通地球村

中國好聲音

余泉玉(益陽)

甯波雨夜

甯波的雨

江南女子的淚

不大,嘀哒滴哒

叩人心屝

甯波靜臥

海定波甯

細雨漫過月湖

如絲如霧

和著搖戈的燈

訴說千年纏綿

湖邊李府

應是名門望族

曆史風雨

雖落得門可羅雀

穿越風雨

可遙知已

曾車水馬龍

高朋滿座

天一閣

千年藏經

萬年藏書

任他細雨無邊

書香彌漫全城

滋養了世代甯波人

雨還在下

且越來越大

立于窗前

遙望奉化溪口

可想妙高台上

早已人去樓空

一代枭雄

枯骨難回故裏

深淵瀑布

只剩哀咽

千古功臣

幽禁如斯

往年細雨亦如當今

紅羅帳下

趙氏柔情

怎敵他救國之心

雨細了

夜暮甯波

如無力薔薇

又似有情芍藥

將在靜谥中

回夢千年風姿

而我匆匆過客

亦將在細雨中

伴你穿越漢唐

領略你的小家碧玉

?

南洲詩話

夏 哉

毛澤東詩詞的恒久生命力

許多詩人由衷地感歎:毛澤東詩詞是個說不盡的課題。事實的確如此。自從1945年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期間,應柳亞子“索句”而正式發表《沁園春·雪》一詞並震動整個山城的那一刻起,他的詩詞就已經奠定了在中國詩史上的地位。評論家稱這首詞“睥睨六合,氣雄萬古,一空倚傍,自鑄偉辭”[①],當不是虛評。能夠寫出這樣一首氣度恢弘、淩铄千古的絕妙好詞,絕非偶一爲之,而是有著深厚的學養積累、生活實踐以及天資才華的。觀毛澤東詩詞,盡管參差不齊,但這不妨礙他在中國詩史上的千古獨絕、自成一家。杜甫評“初唐四傑”的“王楊盧駱當時體”,誇獎可以“不廢江河萬古流”,那麽,“往事越千年”之後,我們同樣也是可以這樣評價毛澤東詩詞的。

一、非凡的詩史:獨領風騷唱大風

上世紀初,魯迅在《摩羅詩力說》中大聲呼喚時代的精神界戰士的出現,呼喚新的詩歌風潮的湧起:“今索諸中國,爲精神界之戰士者安在?有作至誠之聲,致吾人于善美剛健者乎?有作溫煦之聲,援吾人出于荒寒者乎?”[②]也許,正是社會的紛亂、時代的荒寒、戰鬥的壯闊,才會有毛澤東詩詞的“橫空出世”,就像巍巍昆侖一樣,“閱盡人間春色”。毛澤東詩詞是一個時代的筆記,一部輝煌的戰史,一個國家民族命運的寫照。它繼承了我國幾千年來《詩經》“國風”、屈原“離騷”所開辟的詩體風格和思想內涵,並以超絕的氣勢,鑄就非凡的史詩,可謂是獨領風騷唱大風。

“诗言志”,“诗者,志之所之也”。清人叶燮曰:“志高则其言浩,志大则其辞宏,志远则其旨永。”[③] 言浩、辞宏、旨永,也可说是毛泽东诗词的诗史品格。其“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粪土当年万户侯”,可谓“言浩”;“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可谓“辞宏”;“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可谓“旨永”。孔子咏叹:“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④] 这是一种崇高的壮美,也是“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激情荡漾。自刘邦始,千载以下,曹操之诗、苏辛之词,到毛泽东诗词,既是承传,更有创造。

從《詩經》的“國風”到劉邦的“大風”,再到曹操的“古風”,呈現了中國古代傳統詩歌史上追懷述志、慷慨悲歌的現實主義詩風。漢高祖的“威加海內”,也恰似毛詞的“橫掃千軍如卷席”。曹操有詩“東臨碣石,以觀滄海,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有詩“老骥伏枥,志在千裏”。世評曹詩“如幽燕老將,氣韻沈雄”,但也有詩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之慨歎世事無常,及時行樂。毛澤東有“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東臨碣石有遺篇。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氣度毫不遜色,卻無前者的悲歎,不是曹操的“何以解憂,惟有杜康”的無奈,而是“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灑脫與自信。同是“風”體,毛澤東詩詞是自出機杼,格調自新。

“文如其人”,按刘熙载说法,“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⑤] 诗亦如此。毛泽东诗词的品格与毛泽东的人格相辉映,所谓有境界者自成高格,毛泽东诗词正呈现了作者的高格。古人曾讲:“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⑥]此言用于毛泽东诗词,正自适合。如果说毛泽东诗词对古风体诗的承继与出新,使其诗歌如同日月光华,辉映宇内,那么他的词较之于苏东坡、辛弃疾的词来,则光昌流丽,是属第一等襟抱,而少了苏词的出世彷徨与辛词的豪强壮勇。苏东坡有“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慷慨,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壮怀,也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沉醉,和“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逃避。同样写长江三峡,苏词是“一樽还酹江月”,毛泽东则“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辛弃疾呼唤世间出现如孙仲谋式人物:“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求而不得,遂致销磨,关河梦断,白发徒生,“心在天山,身老沧州”。而毛泽东则深信“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其词始终洋溢着一种积极乐观的英雄主义气质和开天辟地的宏伟气概。

“滄海橫流安足慮”,毛澤東詩詞的藝術生命力除了與其本人的學養、天資和人格緊密相聯外,更離不開社會時代的陶鑄與生活實踐的體驗。正是在風雲激蕩的時代和革命潮湧的國度裏,才出現了毛澤東領導的紅色革命,爲建立理想的社會制度和實現人類的美好未來而進行偉大的實踐。這一切天然地造就了毛澤東詩詞的現實主義品格和浪漫主義情懷。美國學者、毛澤東傳記作家羅斯·特裏爾曾說:“革命與其說是一次事件,還不如說是一種生活方式;他對周圍所見到的一切,始終不滿,而且總想使之發生變革。”[⑦]所以才會有“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的激情與創造新世界的憧憬。毛澤東當時就這樣說:“惟獨共産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正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磅礴于全世界,而葆其美妙之青春。”[⑧]而這一社會與時代的變革、革命與生活的理想,成就了毛澤東詩詞的藝術魅力和恒久價值。

衆所周知,“社會生活和文學藝術‘兩者都是美’。美就是價值。一方面,社會生活實際存在著審美價值事實和審美價值關系,就是使一切文學藝術相形見绌的雖是自然形態的但卻是最生動、最豐富、最基本的東西;另一方面,文學主體又追求一種對現實社會生活的精神超越,追求一種更高、更強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更帶普遍性的形態和境界。這兩點概括了文學活動的價值關系,既可看作是對文學生成的本體論說明,又可看作是對文學價值生成的本體論說明。”[⑨]毛澤東詩詞來源于生活,超越于生活,以藝術的形式,綻放社會人生曆程的動態美。以“風”體詩的思想內涵結合完美的詩歌藝術形式,鑄就了雄奇瑰麗的詩詞篇章。

二、完美的詩藝:自鑄雄奇瑰麗詞

有詩人說過:“毛澤東詩詞以其前無古人的崇高優美的革命情操,遒勁偉大的創造力量,超邁奇美的藝術想象,高華精美的韻調辭采,形成了中國悠久的詩史上風格絕殊的新形態的詩美。”[⑩]“推翻曆史三千載,自鑄雄奇瑰麗詞”(柳亞子)。這種“新形態的詩美”,用于評價毛澤東詩詞的美學特征及其當代價值,可謂精准。這一特征是毛澤東詩詞有異于傳統古典詩詞的重要方面,同時也是其詩詞能夠自出機杼,永葆藝術生命力的重要原因。

毛澤東在致臧克家的信中曾主張青年不要寫舊體詩詞,認爲那樣會束縛思想,而其本人則對古體詩詞情有獨鍾。這是否存在矛盾?“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提倡自由體的白話詩,對舊體詩的排斥一度使我國幾千年來的古典詩詞形式幾近式微,並形成了新體詩與舊體詩的對立局面,似乎以古典詩體書寫便是封建舊體詩,須一概否定。事實上,無論是舊體詩還是新體詩,其無可逃脫的命運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與民族精神,那種以舊思想入詩的古體詩固然可鄙,而加入了新名詞采用了新形式以自表其異的新體詩也同樣不受歡迎。毛澤東之所以能使古老的傳統詩體在現代煥發出新的藝術生命力,“根本之點是在于,他在充分利用傳統詩體的藝術積累和表現長處的同時,又根據表現現代人的生活和思想感情的需要,對傳統詩體進行了改革,成功地解決了舊形式和新內容的矛盾……從內容到形式都進行了總體性的改革,從創作原則、創作方法,到題材、主題、意境、形象、語言諸方面都進行了富有革命性而又合乎藝術規律的改造,而且使現代的革命內容和經過改造的傳統藝術載體達到高度和諧和完美統一的程度”[11]。

這種革新可以用“古爲今用”、“推陳出新”來概括,但這種革新仍然是建立在毛澤東詩詞“風”的內涵及其現代意識之上的,非此,則仍然只是形式主義的改頭換面,換湯不換藥。“國風”而至于“古風”,不同于律排,詩體較自由,除了押韻,不求對仗,趙翼認爲“古體之工力更深于近體也。或者以其平易近人,以其少煉;抑知所謂煉者,不在乎奇險诘曲,警人耳目,而在乎言簡意深,一語勝人千百”[12]。毛澤東早年曾試爲古體,雖僅存古風一首(《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卻將壯志淩雲、縱橫宇內的氣勢充分表達出來。後來爲什麽少作古體詩,可能是因爲他找到了詞(即長短句)這種更容易抒情寫志、發揮其豪健奔放氣質的體裁。詞,較之古體,錯落有致,開合自由,更適合詩人思維躍動、情感奔突的需求。從《虞美人·枕上》、《賀新郎》到《沁園春·長沙》,可看作是一個過渡,前者寫情,第二首既寫情亦述志,到了《沁園春·長沙》,則已經將詩人的壯志奇懷表達得淋漓盡致。從此以後,詞成了毛澤東創作的主體,直到《七律·長征》,其間沒有寫過一首詩,俱爲詞作。《七律·長征》之後,律詩絕句才漸漸多起來,但據毛澤東本人說,他對律詩“沒有一首是我自己滿意的”[13]。

雖然如此,古風體豪邁剛健、質樸雅潔的詩風卻爲毛澤東所繼承,並以恰當的形式加以表現。具體來說,形式的豎立需要內容的支撐,而內在精神的呈現亦需要恰切的表現方式,兩者達到渾融一體與和諧統一,方爲美。毛澤東詩詞可以說近乎完美地做到了這一點,諸如“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憶秦娥·婁山關》),“橫空出世,莽昆侖,閱盡人間春色。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念奴嬌·昆侖》),等等。這個時候,他不是爲了寫詩而寫詩,而是由于經過長期的革命實踐和生活曆練,一股不可遏止的革命激情與生命感悟,伴隨詩人的家國之思、社會理想,從筆端噴薄而出,發而爲詩。此時此刻,采取何種形式已經變得不那麽重要了。

這就是毛澤東的詩詞之美。他于詩詞中所表現的崇高氣節和生活情態,盡呈眼底,盡入詩懷,並呈現出一種精神的偉力與壯闊。日本學者武田泰淳曾經說過:“我對毛澤東的偉大行動的魅力以及從那裏産生出來的以古典形式完成的詩的魅力不能視而不見。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那些詩如同厚厚的冰雪融化後萌發出來的強勁的小草。他的詩確實同他的政治行動緊密聯系在一起,但是與政治行動緊密聯系的詩未必都是好詩。因此,他的詩的優美近乎是像火與水、天與地合爲一體迸發出威力無窮的奇觀。”[14]

不僅毛澤東詩詞的內容是這樣,甚至他的以政治事件和政治行動入詩的作品,也達至近乎完美的效果。那麽,毛澤東詩詞的形式呢?可以說同樣也是如此。因爲文學的美、文學的價值的生成,其根源在于現實生活的客觀存在和價值關系,文學的內容在于對這種客觀存在和價值關系的表現,而文學的形式在于對它的呈現。“聲含宮商,肇自血氣”[15]。就像《采桑子·重陽》所表現的那樣:“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裏霜。”毛澤東詩詞無論從音調、節律、辭采、結構,還是從疾速、緩滯、高亢、平和諸方面,都契合了現實的社會價值關系,並升華成爲一種永恒的價值關懷。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毛泽东诗词不属于旧诗,而是用旧体写作的新诗,其对传统旧诗的革新及对新体诗歌创作的意义,就在于它于传统诗艺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创造出新的形象和新的意境,熔冶出新的韵味。革新不只是形式问题,更重要的是内容问题。形象、意境和韵味,乃是诗艺的生命。这正是毛泽东诗词在革新方面的主要贡献。[16]这是毛泽东诗词的诗艺特征,也是毛泽东诗词内在生命力的呈现。胡乔木同志曾说:毛主席很看重他的诗词,他的诗稿有专人保管,偶爾想起就作些修改,或者加以重抄。“乔木同志认为毛主席好的诗词比他的有些文章更有生命力,更易留传后世”[17]。这是很有见地的。

三、不盡的情思:人間正道是滄桑

“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18]偉岸英雄的毛澤東,其詩所流露出的情思也感人至深。這是世情、人情、親情、友情、兒女情,情真意切。一首好的詩詞,往往也是作者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祛虛飾,不造作,豐贍而美好。世人愛讀毛澤東詩詞,很大程度上也在于其情感的抒寫,真誠質樸,而非“繁采寡情,味之必厭”[19]。

毛澤東自謂其詩詞“偏于豪放,不廢婉約”,曾手書範仲淹的《蘇幕遮》和《漁家傲》兩首詞並發表評論:“婉約派中有許多意境蒼涼而又優美的詞。範仲淹的上兩首,介于婉約與豪放兩派之間,可算中間派吧,但基本上仍屬婉約,既蒼涼又優美,使人不厭讀。婉約派中的一味兒女情長,豪放派中的一味銅琶鐵板,讀久了,都令人厭倦的。人的心情是複雜的,有所偏袒仍是複雜的。所謂複雜,就是對立統一”[20]。這就是藝術的辯證法。毛澤東早年還引魏伯子之語意說道:“大家之文,其奇處在至平,其密處在至寬,至(其)曲折周翔斷續轉換者在直,其味在平淡,其腴麗姿致在樸。”[21]這兩段評論可以見出毛澤東的性格、愛好及對詩詞的態度,也可看作是他的部分詩學主張。

毛澤東的愛情詩並不多,但卻非常耐讀,從寫給楊開慧的三首詩詞中,不難看出其情感的熱烈與真摯。當這種情感以藝術的形式表達出來的時候,更加上奇特的想象、誇張等藝術手法,從而營造出一種氣度弘闊、意境深遠的效果來。譬如“堆上枕來愁何狀,江海翻波浪。”(《虞美人·枕上》)“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憑割斷愁絲恨縷。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台風掃寰宇。”雖是寫情,讀來卻驚心動魄,可知兒女情長,卻也正是英雄本色。而那首《蝶戀花·答李淑一》,更是將情感、已逝的愛人放置于神話傳說的故事之中,以幻想曲的形式,將其活現于讀者面前,如《離騷》、《天問》,似《九歌》、《遊仙》,馳騁想象,情致浩渺,堪稱“一朵奇香殊態的青花”。[22]

毛澤東詩詞中的朋友之情、同志之情、戰友之情,也寫得大開大合,直抒胸臆,淋漓盡致。從《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的“君行吾爲發浩歌,鲲鵬擊浪從茲始”,“無端散出一天愁,幸被東風吹萬裏”,到《六言詩·給彭德懷同志》的“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從對同志的歡迎和重視:“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臨江仙·給丁玲同志》),到對朋友的規勸:“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七律·和柳亞子先生》),再到對老友的酬唱奉和:“尊前談笑人依舊,域外雞蟲事可哀。莫歎韶華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台。”(《七律·和周世钊同志》)其情真切,溢于言表。

“文變染乎世情”。毛澤東詩詞之所以能夠在舊詩受到抑制而新詩又不景氣的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獨樹一幟,獲得世人激賞,除了毛澤東本人的胸懷、氣度和天資、學養之外,“世情”恐怕起到了關鍵的作用。近現代的中國,戰亂頻仍,社會動蕩,綱紀廢弛,民生凋弊,再加上外族侵擾,內亂不息,整個國家處于一個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如何在一個激蕩的時代,挽狂瀾于既倒,把乾坤來扭轉,這成爲毛澤東終生的奮鬥目標,體現于詩詞中,便是他那種大氣磅礴改天換地的英雄氣概和革命情懷。“風雲突變,軍閥重開戰。灑向人間都是怨,一枕黃粱再現。”(《清平樂·蔣桂戰爭》)“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西江月·井岡山)“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煙。”(《七律·到韶山》)尤其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可以說慨當以慷,語出奇巧,道出了詩人的深情,世事的滄桑。老天若是有情分,也該爲這個國家、民族、人民的犧牲而傷懷而變老吧,但曆史的車輪是奮勇向前滾滾行進了。

作爲人民領袖和傑出詩人,毛澤東可以說高瞻遠矚,“極目楚天舒”,“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鼈”。然而,他的心境又有孤獨的一面。那是聖哲的孤獨,英雄的孤獨,是一種崇高的孤獨。也正是這種孤獨,引發了對其詩詞的無盡情思。“那裏有一種寂寞的余音,孤獨的影子。這不限于詞,而是中國的傳統詩人的魂。只有見到孤獨的深淵,才能産生對人民的真正的愛”[23]。毛澤東詩詞的藝術魅力,之所以能夠長久不衰,得到廣大人民群衆的喜愛和誦讀,並超越國界,在全世界廣泛傳播,是因爲它在反映時代生活的本質真實的同時,也表達了人類的一部分共同情感,這就使它的美學力量可以穿越時空、超越國界。[24]從愛情、親情、友情,到人民之情、人類之情,毛澤東詩詞可以說包羅萬象,滄海桑田,人間正道,都容納涵括于其中了。這將是他的詩詞煥發永恒生命力、永存人世間的另一個原因。

注:

[1]黃中模:《毛澤東詠雪詞——<沁園春>詞話》,山西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9頁。

[2]魯迅:《摩羅詩力說》,《魯迅全集》第1卷,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102頁。

[3][清]葉燮《原詩》。

[4]孔子:《論語·泰伯下》。

[5][清]劉熙載:《藝概·書概》。

[6][清]沈德潛:《說詩晬語》。

[7][美]羅斯·特裏爾:《毛澤東的後半生》,世界知識出版社1989年版,第255頁。

[8]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毛澤東選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86頁。

[9]董學文主編《文藝學當代形態論》,北京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318頁。

[10]贺敬之:《中华文化的瑰宝 诗歌史上的丰碑》,载《毛泽东诗词研究丛刊》第一辑,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4~5页。原载《人民日报》1994年12月19日。

[11]吳歡章:《毛澤東詩詞與現代中國詩體革新》,載《毛澤東詩詞研究叢刊》第一輯,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第84頁。

[12][清]趙翼《瓯北詩話》(卷一)。

[13]毛澤東:《致陳毅》,《毛澤東詩詞集》,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年版,第259—260頁。

[14][日]竹內實:《毛澤東的詩與人生·後記》,張會才譯,中國文聯出版社2002年版,第326頁。

[15][梁]劉勰:《文心雕龍·聲律》

[16]劉征:《形象·意境·韻味》,載《毛澤東詩詞研究叢刊》第一輯,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第92頁。

[17]金沖及、潘榮庭:《黨的文獻工作的奠基人——深切懷念胡喬木同志》,載《回憶胡喬木》,當代中國出版社1994年版,第55頁。

[18]魯迅:《答客诮》,《魯迅全集》第7卷,人民文學出版社1963年版,第154頁。

[19][梁]劉勰:《文心雕龍·情采》。

[20]龔育之、逄先知、石仲泉:《毛澤東的讀書生活》,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年版,第224頁。

[21]轉引自何火任:《藝術辯證法的詩意顯現》,載《毛澤東詩詞研究叢刊》第二卷(上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第28頁。

[22]鍾敬文語。見臧克家主編《毛澤東詩詞鑒賞》,河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90頁。

[23][日]竹內實:《毛澤東的詩與人生》,張會才譯,中國文聯出版社2002年版,第8頁。

[24]逄先知:《第三屆毛澤東詩詞國際學術研討會開幕詞》,載《井岡山道路與毛澤東詩詞》,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年版,第5~6頁。

全 斋

湖湘文化造就了怎樣的毛澤東詩詞

毛澤東是土生土長的湖南人,湖湘文化在塑造毛澤東思想與人格的同時,也造就了精美絕倫、獨領風騷的毛澤東詩詞。毛澤東繼承了湖湘文化的優秀傳統,毛澤東詩詞中所表現的心憂天下的愛國主義情操、激情澎湃的浪漫主義格調以及經世致用的現實主義情懷,都從不同角度折射出湖湘文化的精神風貌與價值追求。毛澤東詩詞極爲深刻地拓展了湖湘文化的豐富蘊涵,成爲弘揚湖湘文化的精彩華章。

一、性格塑造:欲與天公試比高

湖南人以“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不怕死、了得難”而聞名。《史記·項羽本紀》有句名言:“楚雖三戶,亡秦必楚”,說明湘楚血性根基之深厚。《史記·貨殖列傳》說:西楚“俗剽輕,易發怒”“衡山、長沙,是南麓也,其俗大類西楚”。《隋書·地理志》雲:“其人率多勁悍決裂。”唐杜佑《通典》則雲:湖湘之地“雜以蠻獠,多勁悍,稱兵跋扈,無代不有”。由此可見,古代湖南人的主要性格特征是“強悍”,即所謂“霸蠻”。一代曠世逸才楊度曾模仿梁啓超《少年中國說》,寫下慷慨激昂的《湖南少年歌》,其中“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一句,道盡了湖南人的霸氣與豪氣。在民族危難之時,譚嗣同“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夏明翰“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盡顯了湖南人的血性與大無畏精神。

毛澤東的性格是自幼在湖湘文化的熏陶下逐漸形成,而後在艱難曲折的革命事業中磨砺起來的。“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少年毛澤東狂放不羁;“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青年毛澤東執著豪邁;“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鼈”,晚年毛澤東壯心不已。他說過:“在我身上有些虎氣,是爲主,也有些猴氣,是爲次”“糞土當年萬戶侯”“不到長城非好漢”“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傑怕熊罴”,這些詩句充滿著倔強好勝、敢爲人先的霸氣豪情。“雄關漫道真如鐵”“烏蒙磅礴走泥丸”“刺破青天锷未殘”“宜將剩勇追窮寇”,這些詩句洋溢著不畏艱險、吃苦耐勞、堅毅頑強的銳氣雄心。“胸中日月常新美”“匡廬一帶不停留”“不可沽名學霸王”,折射出毛澤東善于洞察秋毫、機敏睿智、順時應勢、靈活善變。

二、思想烙印:鲲鵬擊浪從茲始

“惟楚有才,于斯爲盛。”湖南地靈人傑,素有“湖南人材半國中”“中興將相,什九湖湘”“半部中國近代史由湘人寫就”“無湘不成軍”等盛譽,湧現了王船山、曾國藩、左宗棠、黃興等文化名人。彭大成在《湖湘文化與毛澤東》一書中,總結了湖湘文化的五大特征:哲理思維與詩人才情的有機統一,經世致用的實學思潮與力行踐履的道德修養,氣化日新、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憂國憂民的知識分子群體參政意識,運籌決勝、平治天下的軍事謀略。從毛澤東一生的革命經曆和思想發展脈絡,可以看到湖湘文化的深刻烙印。憂國憂民的愛國主義使毛澤東“爲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使毛澤東深信“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經世致用的韬略智慧使毛澤東尋求到救國救民的“人間正道”。

僅王船山的軍事思想就給了毛澤東諸多啓迪。王船山的學術研究涉及多個領域,在軍事方面也頗有造詣。他親曆過農民戰爭的狂風暴雨,看到了農民中蘊藏著巨大力量,“天之生才也無擇,則士有頑而農有秀”“求先君之遺裔,聯草澤之英雄”。毛澤東把這種全民戰爭的思想萌芽升華爲“兵民是勝利之本”“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枯木朽株齊努力”。王船山把《孫子兵法》中的“避實而擊虛”演變成“善攻者攻其瑕,乘瑕以收功”的戰略戰術,這對毛澤東的根據地思想有直接影響,“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王船山認爲農民起義軍的作戰特點是“走”,“敗亦走,勝亦走”“進必有所獲,退以全其軍”,毛澤東將其發展成機動靈活的遊擊戰和運動戰,“席卷江西直搗湘和鄂”“七百裏驅十五日”“紅軍不怕遠征難”。

三、靈感激發:芙蓉國裏盡朝晖

“山川資俊傑,時勢造英雄”湖南南阻五嶺,境內千山萬壑;北極洞庭,又稱“三湘四水”,湖泊江河縱橫,“大江東去,無非湘水余波”。山水相依、靈動多變的地域特征使湖湘文化韻味無窮,也給了詩人毛澤東文思泉湧、新穎別致的詩詞創作靈感。正如王粲《登樓賦》所雲:“人情同于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毛澤東懷有濃郁的家鄉情結,毛澤東詩詞中涉及湖南的作品就有10多首,既有生活閱曆的真實寫照,更有對湖湘風物的深情詠歎。毛澤東詩詞蘊涵著豐富多彩的湖湘文化元素,從三湘人物到詩文典故,從山水神韻到民間傳說,從哲學思維到日常用語,應有盡有。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雲開衡嶽積陰止,天馬鳳凰春樹裏”“鲲鵬擊浪從茲始,洞庭湘水漲連天”“洞庭波湧連天雪,長島人歌動地詩”“風起綠洲吹浪去,雨從青野上山來”,毛澤東筆下鍾靈毓秀的湖湘山水令人心馳神往。《沁園春·長沙》中“萬類霜天競自由”的湘江秋景堪稱千古一絕。難怪1961年在致周世钊的信中,毛澤東會情不自禁地說:“你處在這樣的環境中,豈不妙哉?”屈原、賈誼雖不是湖南本籍人,但對湖湘文化有深遠影響,“年少峥嵘屈賈才,山川奇氣曾鍾此”,毛澤東爲其賦詩《七絕·屈原》《七絕·賈誼》《七律·詠賈誼》。“帝子乘風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淚”,《七律·答友人》把有關湘妃的神話入詩,使作品平添了悠遠的文學色彩。毛澤東注釋“才飲長沙水”時說:“民謠:‘常德德山山有德,長沙沙水水無沙。’”毛澤東解釋《十六字令三首》時寫道:“湖南民謠:‘上有骷髅山,下有八面山,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下鞍。’”毛澤東詩詞還充滿了湖湘百姓的生活氣息。

四、詩風引領:屈子當年賦楚騷

湖湘文化不尚空談,極富求實精神。王船山倡導“盡廢古今虛妙之說而返之實”,曾國藩提出“禁大言以務實”。嶽麓書院懸有“實事求是”的匾額。受其影響,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成爲毛澤東思想的精髓,也成爲毛澤東詩詞現實主義風格的思想根源與哲學基礎。毛澤東詩詞以詩寫史,以史寫詩,詩史合一。“憶往昔峥嵘歲月稠”是真實的人生經曆,“汽笛一聲腸已斷”是真實的情感體驗,“風雲突變,軍閥重開戰”是真實的曆史事件,“敵軍圍困萬千重”是真實的敵我態勢,“齊聲喚,前頭捉了張輝瓒”是真實的戰爭場面,“三軍過後盡開顔”是真實的情緒反應,“萬木霜天紅爛漫”是真實的自然景觀。革命的現實主義使毛澤東詩詞能夠理性、客觀、全面地體察中國人民的疾苦與心聲,反映中國革命的波瀾壯闊與滄桑巨變,記錄毛澤東跌宕起伏的奮鬥人生和心路曆程。

屈原及其詩歌是湖湘文化最爲直接的源頭,毛澤東對屈原作品終生摯愛。早在1913年,他的《講堂錄》全文抄寫了《離騷》《天問》。毛澤東不僅繼承了屈原的人格精神和愛國思想,也借鑒了屈原浪漫主義的藝術想象和創作手法,這使得毛澤東詩詞氣魄豪壯、激情洋溢;形象雄傑、意境高遠;思緒飛騰、想象奇絕。毛澤東詩詞中有不少典故、詞語、句式源于屈原作品。比如,毛澤東詩詞多處通過設問抒發胸中豪情,如“誰主沈浮”“黃鶴知何去”“此行何去”“試看天下誰能敵”,顯然借鑒了屈原的《天問》,“皆假設問答以寄意耳”。毛澤東“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鼈”,與屈原“登九天兮撫彗星”遙相呼應;毛澤東的“吳剛捧出桂花酒”,與屈原的“奠桂酒兮椒漿”如出一轍;毛澤東“紅雨隨心翻作浪”“截斷巫山雲雨”,與屈原“吾令鳳鳥飛騰兮”“令沅湘兮無波”異曲同工。

南洲詩訊

南縣詩詞家協會上半年活動簡訊

△1月16日,县诗词家协会在“老乡村”饭店召开老干团队迎春座谈会。参加的人员有原南县县委书记和益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段新宇;原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和益阳市政协副主席、县诗词家协会顾问文致中;原南县县委副书记、县老科协主席、县诗词家协会名誉主席彭忠阳;原南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诗词家协会名誉主席张志刚;原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诗词家协会名誉主席李繁荣;原南县政府办主任、县诗词家协会名誉理事胡德一;原南县诗词家协会主席、顾问涂光明;原县妇联主任和民政局副局长、县作家协会主席張新元等老同志,以及县诗词家协会正副主席和理事。县诗协主席彭佑明首先汇报了诗协一年来的工作情况。接着各位老干部分别发言,对县诗词家协会多年来坚持坚定的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制度的立场,以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跟党走新长征,为发展县内经济唱赞歌,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讴歌新时代等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老干部们希望县诗词家协会继续坚持社会主义文艺路线,贯彻落实好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和习近平有关文艺工作的讲话,为新时代大唱赞歌;继续办好《南洲诗词》会刋,为建设“洞庭明珠,生态南县”作出新的贡献。同时,表示将继续支持县诗词家协会的工作。县诗词家协会表示感谢老干部们长期对协会的支持,一定不辜负期望,在县有关部门的领导下,努力工作,让县诗词家协会迈上新的台阶。

△1月24日,縣詩詞家協會在民政局社區綜福在線二樓召開迎春年會。參加年會的有會員和詩友近40人,由詩協副主席俞首成主持。首先由詩協主席彭佑明向大家報告了一年來詩協工作的情況總結,並對新年工作進行了初步安排。詩協副主席冷國山就《南洲詩詞》投稿編輯中有關問題作了說明。緊接著詩協顧問塗光明帶頭朗誦了自己的迎春詩作。其他會員和詩友也分別朗誦了自己的迎春新作。如:《洞庭南洲迎春二首》

(一)迎春律贊美家鄉,千裏城村是畫廊。

公路縱橫如網絡,廈樓上下是仙莊。

紅男綠女連天笑,歌海樂潮動地揚。

又喜年成逢盛世,金豬款款福綿長。

(二)詩友南洲聚一堂,爭先恐後誦華章。

口銜佳句凝奇趣,胸孕梅花吐異香。

叟換對聯吟興起,童揮炮竹笑聲揚。

寒冬擁抱新春日,舊歲牽來好景光。

年會後,大家在天都酒店與有關部門領導和文聯所屬協會主席一道共進午餐。

△3月1日,縣詩詞家協會主席彭佑明、副秘書長彭靜、理事何金華、詩友塗世輝受縣文聯、縣作協之邀,前往參加三仙湖鎮采風活動。縣文聯與三仙湖鎮聯合計劃編輯一期《湖西文學》三仙湖鎮專輯,東道主三仙湖鎮黨委政府邀請大家前往參加采風。在三仙湖鎮鎮長龍治國接待並帶領下,參觀了該鎮稻、蝦生産合作社、城鎮建設、光伏發電、龜鼈基地、出口稻蝦米生産線等及有關景點,進行采風。彭佑明當天采風後寫出了《采風三仙湖》一組七絕12首,彭靜、何金華、塗世輝均寫出了采風作品,提交給了《湖西文學》三仙湖專輯編委會。

△3月24日,縣詩詞家協會主席彭佑明、理事何金華等應邀隨南縣作協5名會員一道前往益陽滄水鋪,參加益陽市作家協會舉辦的采風活動。先後在“天意木國”、魚形山、691風景區、周立波故居采風。

△3月27日,縣詩詞家協會組織部分會員前往縣內有關羊奶生産銷售企業采風。大家了解了羊奶生産及其營養成分的科學知識。隨後,大家一同前往立達中學校園等處參觀。

△4月7日,縣詩詞家協會組織部分會員前往桃花源采風。大家興致勃勃地遊覽了桃源古鎮,隨後又到桃花源風景區采風。在采風過程中,不但學習了解了桃花源的古今曆史文化知識,而且還領略了當代桃花源美景的魅力。在遊覽中,大家在欣賞美麗景色的同時,紛紛創作吟誦了自己歌頌桃花源的詩詞作品。

△4月20日,縣詩詞家協會與縣老年書畫協會應邀聯合前往地處縣城石矶頭旁的南縣腎病醫院采風。大家一行聽取了醫院劉院長的介紹,又參觀了先進的醫療設備和整潔幹淨的醫院大樓。大家即興寫出了一批詩詞,並由老年書畫協會會員書寫懸挂醫院內,以增添醫院文化氛圍。

△4月24日,县诗词家协会副主席俞首成与理事苏山云、蔣蘭英、鄧萊香一道前往益阳市,参加由益阳市诗词协会组织的资江风貌带采风活动。大家参观了资江风貌带景点,写出了一批反映这一带新景观、新变化的诗词,以作为参加益阳市资江风貌带诗词集征稿。

△5月10日,縣詩詞家協會組織部分會員與縣老科協聯合前往安鄉湯家崗文化遺址、黃山頭南郊公園、六虎山生態園、杜湖農莊等地采風。采風中,大家不但了解了湘鄂兩省邊境之安鄉、南縣、公安等地聯合進行“湯家崗”名牌稻米生産的合作情況,而且還參觀了湯家崗文化遺址和南郊公園荊州分洪工程紀念碑等。彭佑明寫了七絕4首:《黃山頭行吟》

(一)湯家崗上草芊芊,泥下白陶若許年。

一日真顔驚世後,人來細究作宣傳。

(二)洞庭稻作越千年,今日彩禾色更妍。

基地晶瑩輸四海,萬家餐桌食香鮮。

(三)雲白天藍道路寬,詩人結伴發黃山。

荊江日月浮流水,大埧巍峨任放關。

(四)油菜割收哪得閑,陽光照面煥新顔。

一行詩社采風客,佳句錦篇飛彩斓。

△5月20日,應南縣民政局民間組織管理股要求,縣詩詞家協會從5月初開始參加了一年一度的社會組織年檢年審工作。按照國家有關規定,今年社會組織年檢年審工作全部進入網絡報審,並要求提供詳細會計報表。報表由具有會計審計資格的國家正式登記注冊的會計師事務所提供審計財務報告。經過原南縣民政局社會組織管理股副股長、縣詩詞家協會副秘書長彭靜的努力交涉奔波,使協會年檢年審工作符合了要求,並取得了合格。

(老佑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