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西文藝2019第一期——南洲今知香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

南洲今知香

□ 丁 亮

第一章 大田多嫁

大田多稼,既種既戒。

既備乃事,以我覃耜。

俶載南畝,播厥百谷。

既庭且碩,曾孫是若。

……

——《詩經·小雅·大田》

手捧《詩經》,追尋百谷的文明,“播厥百谷”,從種子落地遍野濃綠到金黃覆滿田隴,每粒種子都沿襲著生命的軌迹,默然又誇張的醞釀出一個又一個故事,譜寫出一段又一段的農耕文明。

而我,這個春天以來,一直嗅著種子的醇香,行走在南洲的鄉間、田野,和莊稼人一起探討稻蝦米的過去、現在及未來。

幹飯與吃飯

第一次聽到“幹飯”這個詞語是去雲南旅遊的時候,我無法理解吃飯這麽一件很有儀式感的事,爲什麽會叫“幹飯”。手捧米飯方知:高原上的米飯是煮不通透的。從賣相上看,沒有我們家鄉米飯的白亮晶瑩;嗅一嗅,也沒有一端碗間氤氲的馥郁;入口嚼一嚼,更是體會不到香軟甘美。後來才知道,在高原上吃飯叫“幹飯”——吃飯僅僅只是解決溫飽的一種方式。

于是在旅遊的那些日子裏,我看著地圖,瘋狂的懷想家鄉的白米飯。

翻開中國的地圖,生産糧食的大省裏必定會有湖南,將湖南的比例放大,就會找到我的家鄉——泥淤堆積而成的南洲,這個洲子堆積的時間,曆史也無從確證。

洞庭湖的湖水日日夜夜的冲刷,新泥盖旧泥,一层层累积,易生的植物在上面一岁一枯荣,游过的鱼,行走过的动物,飞过的鸟都曾奉献天然的粪肥,所以这里的泥土不需要“田一岁曰葘, 二岁曰新田, 三岁曰畲”(《尔雅·释地》)的休整等待,这里处处是易作的熟田,可以一年一作,甚至可以一年两作。

可以想象,最初来这的垦荒者,或许他们从未读过书,但长久以来的生存本能加上祖上传下来的耕作经验,他们一定“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大雅·生民》),通过仔细观察, 慎重考虑,才选定了这块既富庶又繁荣的洲子为定居之地,然后在这块地上除草垦荒,选择有生气的种子播种,把薅除的荼蓼等杂草沤烂在田间作为绿肥,扫除废弃的杂物, 用火烧、土化等方法制成的堆肥当作常用的肥料,以求“彻田大粮”。

然而“螟食苗心, 螣蛀苗叶, 蟊害苗根, 贼坏苗节”,在那还没有农药化肥的时代,人们是如何除去虫害,保证粮食的产量的呢?查阅资料:“田祖有神, 秉畀炎火”。人们利用昆虫的趋光性特点,采用火光来诱杀害虫, 令其自投火中, 自取灭亡。虽然从未见过这种原始的除虫妙方,但我想,这些没有农药化肥的稻谷脱胎成米后,无数新的生命就会继续酝酿,繁衍出一派旺盛的情韵,世代延承。可惜的是在等级极严的阶级社会,这等绿色健康的稻米最后都摆上了王公贵族的餐桌,“民之所食,大抵豆饭藿羹”,所以,当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吃饭或许就叫“干饭”吧,只有王公贵族们才能享受真正的“吃饭”。

這都是曆史的追溯了,我出生的年代,早已是不知道饑餓是何物的年代,父母言傳身教的“食不語”也把我對米飯的認識上升到了敬畏的程度,所以我最初是不理解這種把“吃飯”當作“幹飯”的態度的。而地處洞庭腹地的南洲,從有人類繁衍的那一天開始,就流傳著一句話:走,到洞庭湖吃白米飯去。是的,他們說的是“吃”白米飯,不是“幹”白米飯,這一字之間就是兩種信仰,兩種力量,求生存與求生活。

每一次,當我走在田邊,俯身觀察水稻時,都能重新感受那來自曆史的厚重與來自童年的純善,這大概就是莊稼本身帶給人的信念與力量。

稻米與稻蝦米

三仙湖是南县最早开始稻虾养植产业的乡镇。镇党委书记游涛说:全乡8万亩耕地,其稻虾田地面积到2019年已达5万亩,回乡务农的人员也在逐年增加。 而我采访的第一个农户是年丰村八组的李戴良,他家就在疏河边。

去他家時,正是這個三月最溫暖的一天,連綿了一個多月的小雨終于停了。如糯米般的暖陽照在池塘上,一群群娃娃魚爭相躍出水面,跳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池塘邊的白菜薹粗壯青蔥,一丘丘田裏灌滿了水,閃著比天空還藍的藍調,空氣裏吹著微微帶醉的風。

“你們留下來吃飯吧,我自己種的稻蝦米,咱們邊吃邊聊。”李戴良是我一行人中熊老師的哥哥,五十多歲,臉色黝黑,笑起來每一個褶子都透著友善。

“今天天氣好,我們就擺在外面吃吧。”嫂子將四方桌擺在房前的水泥坪上,坪前一排紅菜苔,熱鬧的開著花,“吃不完,就讓它們開著,結了籽榨油去。”

屋裏老太太的輪椅也被推了出來。老太太去年中了風,雙腳還在康複中,但手已經恢複如常。她看著我,眼神裏有著長輩對晚輩的慈愛,我沒有從她身上嗅出半點病痛的哀怨。

“今天讓你們嘗嘗我家的白米飯。”打開電飯煲的那一刻,一陣飯香撲鼻而來,這味道……似和著稻子的醇香,又混著清露的甘甜,還蘸著一點點茉莉的花香……

“這就是稻蝦米。”他盛上滿滿一碗飯遞給我,“吃吧,保管你吃完還想吃。”

端起碗,一粒粒飽滿的米飯均勻的安然的睡臥著,白透油亮,送它入口,香糯柔軟,膠質濃郁。還沒下咽,第二口又已入喉。

“這種米飯,不用菜也能吃上三兩碗。”熊老師看著我,指著桌上炖得正歡的黃颡魚,“別光吃飯,吃這——剛從池塘裏弄上來……”

李戴良又給每個人倒了點小酒,說是自家的谷子釀的酒,沒有打過農藥,酒味更天然純正。

不知從何時起,人們對事物的追求又開始回歸天然純正,最好的依舊是大地的純厚。

李戴良說,他是2018年回家的,因爲老母親需要人照料,家裏也還有十來畝田需要耕種。回家後,他就算了一筆賬:十畝地,一年種兩季水稻,收成好每畝均産1200斤,兩季稻,價不高,每畝能賣1200左右,十畝也就一萬二。種兩季,也只有二萬四,除去成本,余不了多少。所以他剛回家時很迷惘,不知道靠什麽來增加自己的年收入。

2018年的三仙湖,其稻蝦産業已經很成熟了,技術人員到他家給他算了另一筆賬。

地還是十畝地,先養小龍蝦,後種谷。根據目前的收購價,在小龍蝦養得好的情況下每畝蝦大概能賣到八千元,少了也有五六千,其産量跟養蝦人的技術有關。十畝地,保守估計毛收入8萬元左右。到了六月,蝦兒入洞,再種上一季水稻,這一季的水稻只能種三個品種,每一個品種的賣價都不一樣。最常見的是黃花粘,畝産1200斤左右,每一百斤的收購價120—130元之間,十畝地毛收入在一萬五左右;如果種的是優莉絲,畝産1400斤左右,收購價在170—210之間,按最低收購價算,十畝地的毛收入是兩萬三左右。

再算開支。

稻蝦養殖,第一年,畝投入約爲4000元,十畝地,約4萬元。

算賬並不是農民的天賦,但有多少地,種了些什麽,能賣多少錢,他們心裏跟明鏡似的。李戴良是在外見過世面的人,口袋裏也還有幾萬閑錢,他拿出六萬元,開始在他的十多畝地上作文章了。

“6萬也不是一個小數目,有沒有想過會虧呀!”

“想過啊,所以很多人都將田租了出去,怎麽樣也有800一畝,再去打打零工,一百多一天,比作田強些。”

“那你爲什麽不租出去呢?”

“總要試試才知道吧。”他抿了一小口酒,繼續道,“農産品這一塊啊,得靠天,天好,收成好;天不好,那就得提前做好准備,降低風險。但養小龍蝦得靠技術吧。我把小龍蝦侍候得像祖宗一般,牌都冇打哒,天天去田裏守著,按著技術人員的指導去做,提前預防,蝦沒生過病,還高産了。你們是不知道,我又比任何人都起得早,零晨一點左右,就把剛收上來的小龍蝦送到收購處,一斤蝦就能多賣幾毛錢。你們算算,我上萬斤蝦比別人多賣了多少?……上半年的蝦養好了,下半年的水稻不用施肥料和農藥,也能有好收成。去年天氣不好,稻子揚花時連連下雨,倒伏了不少,但畝産量仍保持在1200左右,你們說運氣好不好?”

“那這樣算來,您一年就回本啦!”

“不僅回了本,還小賺了一兩萬。家裏還囤著一年的口糧,多的還能送個三五好友的。”李戴良說著,“等下,你們也帶些米回去,南縣人自己的大米加工廠加工的,綠色環保著呢。”

那一刻,我覺著這米飯就是中藥裏的甘草“性甘味平”。你不可能天天吃大魚大肉,也不可能天天蔬果青菜,但卻可以天天吃米飯,就像這稻蝦米,無菜亦可下飯,又像極了每一個莊稼人,天性平和。這或許就是大米給人的恒定的滋養。

“吃好沒?”一個多小時的小飲歡談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有了太陽的顔色。李戴良問我們吃好沒,我又想到了“幹飯”和“吃飯”,“稻米”和“稻蝦米”。在物質發展的今天,人們所追求的已然不再是基礎的溫飽,而是高品質的健康生活。只是沒想到吃了那麽多年外地加工的大米,終于能吃到南縣人自己加工創立的品牌大米了。而這個加工廠就是——金之香米業。

第二章 北冥有鱼

北冥有魚,其名爲鲲。鲲之大,不知其幾千裏也;化而爲鳥,其名爲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裏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裏,抟扶搖而上者九萬裏……”

——莊子《逍遙遊》

《逍遙遊》的開篇是一個奇幻的故事,其鲲化身爲鵬,抟扶搖九萬裏,這是何等的氣勢,何等的壯觀,又可窺莊子最初的志向是何等的高遠。所以我把我接觸過的那些有成就的人統稱爲鲲鵬。

從收稻谷說起

“我叫周志光,是三仙湖土生土长的地地道道的农民,也是‘金之香’米业的法人代表。你想问我是从什么时候有了建厂的想法?那得從收稻谷說起。”采访周董事长的时候,他很风趣幽默的作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讲述了一个男人的追梦之旅。

周董的商業之路是從一輛自行車開始的。

1996年,20多歲的他靠著一輛鳳凰牌自行車,走鄉串戶,收購各類農副産品,再轉手去賣,賺取其中的差價;三年後,買了輛摩托車,這輛摩托車一騎就又是一個三年。之後他便在萬元橋有了一家店鋪,開始發展下面的人去收農副産品,自己的店鋪就成了一個貿易中轉站,生意很好。

不爲衣食擔憂了,奔波勞累的日子也暫告一段落,閑適下來,就開始有時間去思考更深層次的東西了。

他每天站在店鋪前,看著南茅運河上南來北往的船只,那船將外面的物資運往南縣,又將南縣的農副産品運往別處,一年多過一年。

爲什麽南縣的農副産品,特別是稻谷這麽受歡迎?

他問來收購産品的老板。

“南縣的糧食好啊。土好,水好,沒有重工業汙染,谷子質量好,價格又便宜。”收購産品的老板倒是個實在人。

就這一回答,周志光的心思又活絡起來了:金燦燦的谷子從這兒的碼頭運出去,不久後就會有打著包的白花花的米運進來,這些米的前生就是這兒的稻谷。既然南縣的糧食這麽好,那爲什麽要把糧食交給別人去加工再高價買回來吃呢?

他走尋了南縣的稻米加工廠,都是那種小的打米機,一個人操作一台機器,一擔糧食,這機器要“突突的”打上好半個小時,根本不可能大量的加工生廠。我回想我們小時候,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有打米的來村裏。打米的一來,各家各戶就挑著稻谷,排著隊的等待著。當時看著黃色的稻谷變成白米,覺得是挺神奇的事,現在回想,當時打出的米,其模樣不光鮮,碎米兒多,有的還挂著黑;再說口感,這種小機器加工的米吃起來還是糙的,但外面的加工廠加工出的米卻是軟香的。

如果沒有對比,就不會知道,加工的機器不同,其米的味道會不一樣。

于是他又去湖北考察了一下,才知道大型大米加工廠是全自動的啊,那機器得仰望,擡著頭,把脖子仰痛了才看得過瘾。而這樣的工廠,一條生産線其硬件設備的購置就需兩百多萬。

怎麽辦?

他將他的好哥們,同樣在萬元橋頭做商品中轉貿易的李勇和黃再坤約到一起。

他問:哥們現在手裏都有了幾個錢,願不願意一起做件大事?

這兩個人都是在他的幫助下致富的,平時也是志趣相投,無話不說。

“你想做麽子事?”李勇問。

于是周志光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還美美的算了一筆賬,似乎只要去做,就肯定只賺不賠。

“你就說要多少錢吧!”黃再坤問。

“我們得讓人知道,我們南縣不僅只有稻谷,我們還有大米,這米是白的,是甜的。”周志光看著他們,“三百萬,每人一百萬。”

空氣瞬間凝固。

……

三個人的堅守

夢想就是一種讓你堅持,讓你想想都覺得幸福的東西。

——《中國式合夥人》

三百萬,誰也沒說話。那一頓飯就這麽散了。重大決策前,思慮,猶豫,那都是必然的。三個人現在都算是當地響當當的富翁,這輩子只要不去冒險,日子就只會一天好過一天,如果失敗,一個個都得“打回原形”。以前還好,一個人吃飽,全家餓不著,現在,都是有妻兒的人了,怎麽能說幹就幹?

三天後,黃再坤、李勇都來了,一人拿著一張卡。

“我們能有今天,都是周哥引的路,我們相信你。”李勇說,“再說吧,就算失敗了,變賣了工具也還是能有口飯吃的,是吧!”

“相信我,我們一定會成功的。”就這樣,三個年齡相仿的大男人,不顧家裏老婆的反對,開始追求那關于夢想的東西。

那一年,2009年,他們有了第一條生産線。

經過一年多的籌備,2010年6月,金之香米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公司成立了,他們開始大量收購稻谷。

黃再坤是負責生産收購的人。

“我們以高出市場收購價的價格開始收購,按照谷的品種、水份含量、顆粒飽滿度分批放入倉庫。”

“看著晶瑩的白米從機器裏揚出來,我們樂啊!可是接下來,問題就來了。”李勇是負責銷售的,在銷售這一塊,他們陷入了困境。

一開始想著米是不愁銷路的,但真正拿著米出去賣時,才發現,沒有市場。銷往益陽,賣價低,沒有利潤,銷往別處,無門路。而本地的企業單位覺得外地的米肯定比自己本地人加工的米要好些,至少聽著就有噱頭些。真應了那句話“人不出門身不貴”,這米也得出門啊。

一年,整整一年,沒有找到合適的銷售渠道。

三個男人就坐在倉庫門口,看著白花花的米,再想著賬戶上的余額,竟有了那麽一絲後悔。沒有了流動資金,公司運轉進入了艱難時期。

“我們去福建和廣東看看。”周志光提議。就這樣,他們提著幾袋米去了廣東。

看地圖,看報紙,找信息,擠公交車,坐摩托車,坐地鐵,跑遍了整個廣州。

“有的老板还好,会见一面,会打开米袋看一眼,若说米不好,整个人都没有了劲; 如果说米好,心里就像喝了蜜,人都自信了。”李勇说,“但是这些老板大多有固定的供应商,不会轻易改变”。

更残酷的是,大多数老板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三个大男人,提着米,在广东的街头迷惘了……放弃?将生产线变卖了还能余些钱;坚持?如果还是没人买米怎麽辦?明明可以换钱的米就将变成废物。

從未有過的煎熬、糾結、失落、不甘……

“再跑幾個月吧!總會有客戶的。”最後,三個人再一次達成共識,同時企盼幸運之神能看到他們的努力。

金石爲開

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

——《孟子·離婁上》

“還記得你們的第一筆訂單嗎?”采訪銷售經理李勇時,我問。

“記得,怎麽不記得,那可是我們的生死轉折啊!”時隔八年,李勇回憶起第一筆訂單,依舊激動興奮不已。

他們的第一個客戶——廣東肇慶的孫老板。當時他們只是聽說這位老板采購的都是湖南的米,想著他至少對湖南的米是信任的,可能會找到突破口。他們仨去找這個老板,第一次被拒了,第二次也被拒了,直到第三次,老板說:只見一個人,只有五分鍾。

五分鍾對剛來廣東時他們或許是不夠的,但對于已經去敲了上百成千家老板的門的他們來說,已經足夠。

李勇從容淡定的將米袋打開:大機器生産,抛光打磨都很好,而且來自洞庭腹地,水好,土好,無工業汙染。

這大半年的銷售經曆已經讓李勇能找到最簡單有力的語言來概括自己的産品了。

“米是好米。”老板捧了一把米,嗅了嗅,又摸了摸,然後拿出他身後的米,“這也是湖南的米,質量並不比你家的差,說一說我爲什麽要跟你們合作?”

“其一:我們家貨源充足,絕對不會斷貨;其二:我們家的稻米都是當地收購的,可以在賣價上再讓利三毛;其三:童叟無欺。”

老板拿著計算器,敲打了一會,擡起頭:只要你們能保證到的貨都是這質量,我定52噸。

52噸,52噸,52噸啊!李勇的心狂跳不已,他想跳起來去抱一抱這個老板,道一句:謝謝;他想立刻沖出去告訴他的夥伴:米,我們的米賣出去啦;他想回到家,摟著老婆孩子說:我們的公司活啦!

爲了保證這52噸米安然到達,李勇就睡在運貨的卡車上,不敢有絲豪的怠慢,這一車米就是一車希望啊。

拿到貨款的那一刻,他蹲在地上掩面而泣……

凡事只要打開了第一個突破口,就會有新的力量,這種新的力量會激勵人們堅持下去,直到夢想的彼岸。

三仙湖的三個漢子真的長了翅膀,化生爲鵬,扶搖而上了。

第三章 道在日新

道在日新,藝亦須日新,新者生機也;不新則死。

——徐悲鴻

“以前我們總認爲,米賣出去就好,後來才知道,我們不應該只是賣米的,我們賣的是洞庭的生態,是誠信。”李勇說,“第一次面對售後問題,是大米的成色問題。那年的雨澇大,倒伏多,出米時都挂黑,失去了很多訂單……”

而那一年,江南的米大多如此,只是別的加工廠,采用了現代化工藝,挂黑問題沒有這麽嚴重。

“既然我們打的是洞庭生態米的招牌,就必需將這個品牌做好,創立品牌思維,別人能做到的,我們照樣能做到。”周志光總是他們仨中做決策的那一個。

若無某種大膽放肆的猜想,一般是不會有進展的。

2015年,他們創立了品牌思維,征地20畝,建立了全自動的現代化生産線,成爲益陽市最大的大米加工,日産300噸,倉容量4—5萬噸。智能化車間,恒溫倉庫,確保大米的質量。

參觀米廠

車間管理員郭梅清以前有個小打米機,打了好多年的米。金之香米業有限公司成立後,他就來到了這,開啓了大機器生産的學習之路。廠房的每一台機器,每一個零件,都經過他之手,有了新的生命,他已然是頂好的技工了。

他帶著我們到換衣間,換上工作服,參觀他們智能化車間。

高、大、幹淨。是生産車間留給人的第一印象。

同时,郭梅清戴着扩音器给所有人上了一堂科普课: 这一部分是稻谷清理与稻谷分级。我国稻谷大部分来源于个体农民生产,品种多、杂;收割、干燥条件差,原粮含杂较多;给稻谷加工带来了较大的难度。针对这种现象,稻谷清理工艺设计多道筛选、多道去石,实际生产中依据原粮含杂灵活选用筛选、去石的道数。加强风选。保证净谷质量。在清理流程末端将稻谷按大小粒分级,分开砻谷、碾米,合理选择砻碾设备技术参数,减少碎米。大小粒谷分开包装,有利于提高商品价值。 选用一台砻谷机单独加工回砻谷,合理调整辊压及线速差,既减少糙碎米、爆腰粒,又降低胶耗、电耗,还方便操作管理。

適宜的糙米碾白水分爲13.5%-15.0%。糙米水分低,加工中産生的碎米多。采用糙米霧化著水並潤糙一段時間,增加糙米表層的摩擦系數,有利于糙米皮層的碾削和擦離,可降低碾白壓力,減少碾米過程中的碎米,提高出米率,同時有助于成品大米均勻碾白。

接下來是多道碾米與大米抛米。多道碾制大米,碾米機機內壓力小,輕碾細磨,胚乳受損小、碎米少,則出米率提高,糙白不勻率降低。

然後是大米抛光,大米抛光是加工精制米、優質大米時必不可少的工序。抛光借助摩擦作用將米粒表面浮糠擦除,提高米粒表面的光潔度,同時有助于大米保鮮,除去米粒表面粘附的稻糠粉。

加工精制米、出口米,選用3-4道碾白,2道抛光;加工標一米,2-3道碾白,1-2道抛光……

郭梅清真的是超專業的技術人員,講解非常專業,我真的不敢相信,這是初中沒畢業的農民?

最後要說的就是包裝了。目前市場上成品大米以5公斤、10公斤普通塑料袋、紡織袋包裝爲多。優質精制米則多爲5公斤真空、充氮包裝,以此保證産品的新鮮度,實際開袋後,不可能一次食用,因此失去了保鮮的意義。如果優質精制米、營養配制米采用1公斤、1.5公斤的紙袋、紙盒普通超小型包裝,既可節省包裝成本,又能促進産品銷售。我國大米消費中,以普通大米爲主,對絕大部分工薪階層而言,優質精制米、營養配制米價格偏高,超小型包裝可滿足工薪階層對高檔米的需求,方便人們在超級市場購物,也有利于大米保鮮。

在“金之香”展廳裏,各類包裝都有,其品種有四五十種。衆多品種中,供不應求的是優質稻米——野香優莉絲。

郭梅清繼續說:野香優莉絲營養價值高,口感好,但種植面積、産量均有限。僅僅依靠優質品種大米,無法滿足人們基本生存需求,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普通品種大米依然是大米市場的主産品。通過配制米提高普通大米的營養,改良普通大米的口感,是一種方便易行、利國利民的措施,是現階段配制米的主要內容。

看著郭梅清,你能想象他在幾年前還只是一位操作一台小打米機的工人不?

學習與平台才是人的舞台。

簽約種植

“未來水稻要‘三好’——好看、好吃、好種,野香優莉絲等系列野香優品種就是這樣的三好品種。

2016年,周志光等人去廣西考察時,了解了野香優莉絲。野香優莉絲外觀漂亮,米粒細、小,晶瑩剔透,口感特佳;軟硬適中、有嚼勁;米香、煮飯香、冷飯還香,有油性。而且稻谷出米率高,整精米率高。

去田間觀摩,該品種株葉形態好,株型緊湊,劍葉挺直,穗大粒多,結實率高,熟期轉色好。從雲南、四川、江西、湖南、湖北、廣東、廣西等地多年栽培來看,未發生稻瘟病等毀滅性病害,耐高溫。大戶種植一般畝産500~600公斤。

周志光想:既然湖南已有人栽培,那我們是否可以試培一下呢?

2016年,周志光將野香優莉絲撒在了自己的200畝稻蝦試驗田裏。知道信息的下柴市烈士橋村村民劉桂林主動要求種植新品種,將野香優莉絲播撒在了自家的三畝稻蝦田裏。

“別人都猶豫,你爲什麽不怕?”我問他。

“有什麽可怕的,就那麽三畝地,産的糧食夠自己吃就行了。況且還是周老板認可的。我相信他。”

一句“我相信他”讓我想起:誠信是立身之本。

2016年,受天氣影響,南縣的稻米産量都低于往年,其米的成色也遜色于往年。因爲是第一次種植野香優莉絲,200畝水稻均出現了倒伏,但在收割後,畝産仍在1200斤左右。劉桂林的三畝地,畝産量也穩定在了1200斤,相比黃花粘,三畝地的稻子多賣了1000元。按常理這是不可能的,但放到稻蝦田裏,卻變成了可能。這是個令人興奮的結果,如果能抗倒伏,其産量,勢必要增加,農戶的收入也必然要增加。

如何才能抗倒伏呢?

2017年,通過一年的努力,實驗,生産,終于找到了抗倒伏的方法:不施氮肥,施鉀肥。如此,産量在1400斤左右,高于同期其他地方其他品種稻米的畝産量。

但如何才能讓更多的人種植新品種野香優莉絲呢?在過去的那麽多年間,人們大面積種植黃花粘,其産量穩定,收購價適中,口感良好,要換品種,就要學習新技術,萬一天公不作美,産品成色差,收購價發生變化,一年的勞作都會失去意義。站在農民的角度,的確沒有太多冒險的必要啊!

“簽約定購,成立稻蝦養種合作社。”周志光在會上和合夥人探討這種方案的可行性。只要簽訂了合同,不管成色如何,采用保底收購,黃花粘50公斤,不低于120元;野香優莉絲50公斤,不低于165元,高品質的,收購價可上升到50公斤220元。先簽約,後配送種子,種植前不需花一分錢。

“金之香”的口碑是很好的,周邊的人評價金之香人:舍得搞,做實事,講誠信。老百姓信得過他們。加之2018年5月,野香優莉絲獲首屆“優質稻品種食味品質鑒評金獎”,這個品種的稻谷在廣東最高的每50公斤可賣到250元。2018年,收購的2000噸野香優莉絲,一賣而空,供不應求。

烈士橋村的村支書楊糧綱是見過劉桂林的田地增産的,他主動簽定了200畝的合同,將種子送到貧困戶手中。按合同,最低也能增加兩萬的收入,這對貧困戶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其他鄉的農戶也主動來簽約,根據合同,2019野香優莉絲應該在去年2000噸的10倍以上……

上善若水

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衆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道德經》

洞庭的糧食是平靜的,南洲的稻子是平靜的,“今之香”保持著平靜與前進的姿態,一直前遊。益陽最大的米廠不算什麽,能保持初心,産品能通過認證,創造出自己的品牌才是周志光等人的奮鬥目標。

稻蝦共生,三月下蝦苗,6月收完小龍蝦,播種稻谷,兩相結合,生態共生又增産創收。“南縣小龍蝦”成爲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産品,“南洲稻蝦米”也獲批了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

“按照‘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總要求,全面推進生態治理,優化升級稻蝦共生新型生態農業發展模式。”2018年南縣縣委書記李勁松到金之香時向他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稻蝦米種植過程中,一些合作社和米廠建立了兩套系統。一是監控系統,在連片種植區安裝太陽能供電的攝像頭,360°遠程監測周邊農田是否違規施肥施藥;二是追溯系統,每一個批次的産品貼有一個溯源二維碼,‘掃一掃’,便能看到從耕地、播種、植保到收割、加工、包裝全過程的影像記錄。”2018年縣長黃育文聽著介紹,笑著說:“這是時代的需求,得好好學,好好借鑒。”

2018年9月,南縣召開“南洲稻蝦米”品牌打造暨進軍國際市場書記調度會,會議形成了一個結論:“南洲稻蝦米”品牌需要在種苗、標准化生産、對稻田及小龍蝦違禁投放物的打擊、品牌規範和使用、龍頭企業加工溯源體系、做實研發提升、公共品牌創建等七大工程上著力,各職能部門要各盡其責,通力協作。服務型的政府讓企業釋放了更多的創造力,金之香米業是南縣一家“稻蝦米”龍頭企業,從2017年開始線上營銷。2018年,他們又在插秧、收割等時間節點,邀請“網紅”做了12場網絡直播。該公司銷售總監王敏說,他們准備今年在全國70家門店建設“智慧門店”。借助電商平台的大數據,了解區域消費者的口感偏好,然後向門店進行有針對性的推廣,打造“稻蝦米”的生態品牌。

2018年12月上旬,“南洲稻蝦米”成功進入香港市場,在亞洲(香港)農産品展上,現場與香港5家公司簽約240噸,每公斤簽約價格爲人民幣24元。

2018年12月6日,“南洲稻蝦米”等農産品在香港上線“湖南大鋪子”線上平台。

2018年,南縣生産優質稻蝦米24萬噸,生産規模和産量都在全國排名前列,是中國糧食行業協會命名的“中國蝦稻米之鄉”,成功獲評“中國好糧油”行動示範縣。

2018年,“南洲稻蝦米”成爲中南海供米。

……

采訪及此,耳畔響起那首肖躍作詞,唐偉文譜曲的《印象三仙湖》“百裏沱江百裏畫廊,百裏稻菽百裏金黃……青蛙戲禾鼓聲聲,踏歌起舞豐收忙,稻蝦米喲今知香……”

洞庭腹地的神秘南洲喲,今天終于散發出了你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