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西文藝2019年第一期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

我願像一束光

□ 陈立军

我早年販魚出身,什麽髒累活都幹過,什麽苦都吃過。1986年3月,我初中辍學,就開始做生意,擺攤賣魚,開早餐店,做棉花、糧食等生意,還到處打零工。我印象最深的是長途販魚,尤其是大雪天,下到冰冷的水中撈魚,寒風刺骨,身上卻流濕一身汗。汗濕一身後,在北風中一吹,渾身打寒顫。販到長沙、邵陽等地去賣,在經過茅草街輪渡、白沙輪渡時,遇到天氣不好,或者輪渡緊張,很晚還呆在輪渡。眼看著一車魚死了一大半,心急如焚。但是爲了生存,沒有辦法,這樣吃苦受累弄了七八年,到二十多歲時,在哥嫂的帶動下,手提蛇皮袋,帶了些舊衣服,從農村走進一個叫株洲的城市。

我的創業可以說是從負數開始的。向親友借貸,負債累累。到株洲後,在結谷門商區租賃門面,從服裝零售開始,每天賺幾元、幾十元,總算沒有了販魚的辛苦與風險。由于自己的勤勞、節儉、誠信,後來慢慢做小額批發,之後,生意越做越順,越做越強。賺取了人生第一桶金。

隨著視野的開闊、人脈的拓展、信息的擴大,我的生意從當初的服裝批發轉型爲商業物業管理、項目投資、金融投資等諸多領域,先後投資株洲的某些建設,南縣南洲大世界的建設。現在我正准備向海南島發展。事業的發展以及財富的積累已遠遠超出了當初進城的夢想。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沒有錢的時候,小心做人,謹慎做事,不坑人,不害人,賺幾個血汗錢。有錢的時候,常懷感恩,不忘初心。自己當年手提蛇皮袋出來闖世界,親朋好友伸手相助,父老鄉親關心問候,回憶起來,感激莫名。我始終不忘家鄉情,一定要想方設法回報家鄉。

2007年8月,我在株洲與數位南縣籍熱心企業家一起,創立了南縣經濟促進會株洲分會,目的是建立一個平台,讓同在株洲的老鄉團結起來。這樣,不僅在事業上、生活上能夠相互照應,而且還可以聯合起來,凝聚力量,爲家鄉建設出錢出力,獻計獻策。大家充滿激情,都很熱心,我被推選爲株洲分會的常務副會長。

南縣經濟促進會株洲分會成立後不久,正遇南方罕見冰災,我在商會率先牽頭,短短時間內募集了100多萬生活物資與30多萬現金,並通過紅十字會代表我們南縣株洲經促會捐助給受災群衆,表達我們遊子的心意。

南縣經濟促進會株洲分會成立後,每年都開展捐助活動,爲家鄉修路架橋,安路燈,改善居住環境。還經常組織到敬老院送錢送物,關心孤寡老人。

我白手起家,是个脚踏实地的人,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在商会组织中体现出自己的责任与担当,真诚与付出,这样,形成了一定的凝聚力,受到大家的拥戴。2014年 南县举办的“大美南县人”表彰大会中我荣获“厚德杯”提名奖。在南县经济促进会株洲分会换届选举中,我被推为会长。我很感激,深感自己还做得不够,也感到自己肩上责任重大。我知道,一个真正成功的人,都是一束光,它是自身正能量的凝聚,它能够照亮自己周边的人,温暖周边的人。经常接触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平时生活是非常朴素节俭的,但是对于亲友的帮助,家乡的公益慈善,我从来是不吝惜的,出手都很大方。我平常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没有不良嗜好,一台车开了十多年依然没换。身边朋友个个都开豪车,而我总觉得要惜富。不仅要惜福,更重要的是还有培福,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培福。这一点,现在被我们许多人丢掉了。追求财富的初衷是为了改善生活,但一个人真正拥有了一定的财富,千万要注意不能贪图个人享受。要培福,要懂得去做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情,做利益大家的事情,这样,我们的福才会源远流长。

我是一個普通人,現在有能力幫助別人,有能力爲社會作奉獻,這真是我最快樂的事!能有機會爲家鄉建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有機會給自己培福,更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我所做的公益慈善不是爲了作秀出名,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恩。人的價值,不在于索取什麽,而在于對社會付出多少,在于體現自己的存在價值。

我願像一束光,时刻温暖他人。

身爲遊子,心系家鄉

□ 徐志强

1993年,21歲的我離開了家鄉三仙湖鎮,只身來到長沙打拼。在開始找工作的半年中,身上僅有幾百元的錢也用光了。多少次露宿街頭,睡地下過道,吃幹饅頭,那樣子如同乞丐,路人都以異樣的目光看我。就這樣,我一天天熬著。老天爺往往眷顧有難人。有一天,我終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汽修廠做臨時工,老板提供食宿,沒有工資。我蠻高興,總算找到了一個安身之所。這段時間,我吃了很多苦。人家休息了,我還在不停的幹活,有時打掃衛生,有時清點設備,有時琢磨機修的原理,一天到晚不停地忙碌。我把自己當學徒,苦學苦幹。我平時注意觀察:人家是如何洗車的?是怎樣排除汽車故障的?是怎樣爲小車美容的?晚上就針對問題找書看。一年後,我成爲一名正式的修理工,這時,老板開始給我發工資。老板評價說,在做事方面,我是最勤奮的;在對待顧客方面,我是最謙和的。就這樣,六年後,我被老板提升爲廠長。

1999年,我開始自立門戶,從事汽車服務行業,我熟悉這個行業,熱愛這個行業。在創業中,我深知,市場才是決定公司發展的關鍵,我聘請了專業的技術員,修理工,自己一心撲在市場開拓上。在與客戶的聯系溝通中,我深入市場,了解市場。當有了一定的市場份額後,我就想著如何滿足市場的需求,一方面及時調整經營策略,爲客戶提供方便周到的服務,另一方面不斷深練內功,提高技術質量和品位。我還高薪聘請專業技術人員,打造出了一支高素質的汽修團隊,因爲我的踏實誠實,逐漸在長沙汽修行業闖出了名氣。

2006年12月,我成立了長沙市雨花區自強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專門從事汽車銷售、汽車維修、二手汽車置換、精品美容、保險車務等一站式服務的創新型企業。企業起名“自強”,字出《易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以此自勉。公司秉承“以車爲媒,以誠待人,以信立業”的經營理念,緊扣汽車業空前繁榮的時代契機,積極參與市場競爭。堅持“以質量求生存,以服務求發展”的服務宗旨,幾年後,在業內贏得良好的信譽,連續被區、市消費者協會評爲“消費者信得過單位”。我也爲自己汗水流過後的收獲而感到欣慰。

2013年,爲順應市場發展,我與湖南省工業貿易學校簽訂校企合作協議,經湖南省發改委立項批複,投資3800多萬元,興建湖南省工業貿易學校汽修實訓樓。這是一家與官方合作的綜合性企業,即從事汽修又開展汽車培訓,我乘勢而爲,真誠合作,埋頭苦幹,截止到今年九月份,公司累計完成生産總值達9000萬元,實現利稅800多萬元,一方面爲國家上繳了稅收,另一方面得到了社會及行業主管部門的認同,自己的企業得到了更大的發展。

爲解決居民停車位告急、停車難的問題,2015年9月,我提出興建長沙市首家民營資本智能立體停車場,得到支持。之後,我帶領公司管理團隊5天時間完成長沙市城南西路智能立體停車場的整體方案設計。方案于2015年實施,年底全面竣工,該項目打造以立體化的方式來存取、停放車輛,成爲了集機、電、液、光、控制等裝置與一體的新型智能停車場,大大的提高了土地面積利用率,方便了居民的停車需求。

我出生在1972年2月,家住南縣三仙湖中奇嶺。現在挂的銜主要有長沙市雨花區自強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長沙市宇軒立體停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湖南自強消防工程有限公司高級合夥人。我雖然有了這些榮譽,得到了經濟利益,但我沒有忘記初心,如果說做企業是我的夢想,那做慈善就是我的使命,“慈心爲人,善舉濟世”也是我的追求。企業員工有困難,我都鼎力相助;社會上的人們有困難,我也熱情支助。我深知自己是從困難中爬起來的人,是睡過地下道,吃過幹饅頭的人,是得到過他人的幫助而起家的。我更深知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其實,常懷感恩,回饋社會是一個企業家的良知,是一個企業做大做強的保證。迄今爲止,我已支助貧困學子200多人次。現在,我的家鄉正處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之中,我的心裏始終裝著家鄉的父老鄉親,只要家鄉有需要,我將義無反顧、傾心回報家鄉,盡一份企業家的赤子之心。

身爲遊子,鄉愁是我永遠揮之不去的情懷。

?

?

春望三仙湖

□ 彭 静

三月,沱江堤岸散滿水鄉特有的青草氣,我們如約而至,走進三仙湖的春天裏,站在高高的堤岸上,隔著蜿蜒的季節河,隔著沙渚上一層又一層深深淺淺的綠,一覽洞庭濕地的豐饒。靜靜的觀望,濕地的葦草叢中一定散落有野生大豆珍稀的物種,那松雀鷹、白尾鹞棲落過的沙洲就在眼前,盡管歲月的枝桠橫生,遠古的春水依然澆灌著兩岸。

一岸爲野趣,一岸爲繁華。堤岸下的鹹嘉垸村古爲“三溪”流經之地,今水田交織,村口巨大的牌匾上醒目的“南縣稻蝦生態種養”一行大字,引我們來到南縣精英龍蝦專業養殖合作社1萬畝的示範基地,只需穿過小石板橋,錯落有致一望無垠的調蓄湖水面便嵌入眼底,那泥堤上的小蘆葦叢、小樹枝丫倒映在清亮亮的水面上,一葉一枝在水波中搖曳著水鄉的靈動。一堆魚網堆在路旁,小船靜靠湖角,菹草浮生,魚翔水底,群鳥飛翔。湖泊連著田土一片閃閃亮亮,置身水色之中,哪怕路邊幾蔸青禾、幾株嫩黃的油菜花都仿佛成了整個春天的點綴。最有意思的是,一條魚蹦出湖的水面,同行的曹老板爽朗的打趣到:夏天來吧,不要錢,這魚兒讓你撿個歡!看到我們一臉的不相信,他用手指在空中劃了一個圈,擲地有聲的說:稻蝦共養,我們就做蝦生意、米生意,做大品牌,做大市場!

“客访疏溪路不迷,南洲南下洞庭西。三仙镇口寻双闸,两岸垂杨一剪齐” 这首《疏溪十景》原作者的《答友人问》,里面的疏溪已疏浚成南茅运河,古书载有“迄三仙湖,曲折疏通四十余里。为筏客必经之水。”三仙湖镇的水运自古十分发达,东有沱江、中有南茅运河、西有藕池河中支三水系贯穿镇南北。尤其改革开放40年来,道路交通更为便捷,镇中心有国道G234穿南北、省S307贯东西,益南高速腾空百里沱江。有了好的交通,有了好的稻虾共生模式,做大品牌、做大市场的这句话决不是空穴来风。运河边上的是镇知名企业“今知香”(原为金之乡)米业,年生产大米量30万吨,实际生产加工20万吨,引进有玉针香、桃优香占、野香优莉丝香米等水稻优选品种,通过培植,香飘万里,颇受市场青睐。企业目前先后注册有一剑飘香等一系列南县稻香米公共品牌,日产三百吨南洲稻虾米,车间里电机日夜轰鸣,一组组稻粒在全机械化的自动操作中脱壳、装袋,大坪里大吨位的货装车频来频往,繁忙的装载间,大门靠左的生产流程安全图下,几个农民模样的工人小憩中脸上挂着满足的小自豪,短短几年,这座现代农业企业发展尉为壮观,一跃成为镇龙头企业。

萬仙路萬仙齊聚,龍頭高昂,鎮領導班子有決心,有長遠規劃,三仙湖大道、壽仙路,主體工程位于陳子湖村,建設以中式風格爲特色的鄉村小城鎮;沿大堤老路,疏溪古河道打造9個古文化景點,開發挖掘三仙湖的古文化。

鎮政府坡堤下的老街,沒有我想象中的百年老鎮的繁華,一家理發店、一個歌廳關閉中,但兩家魚蝦藥店裏堆滿了蝦、魚飼料,老板頗爲忙碌,而對面小洋鐵皮子鋪裏幾個人叮當的在敲制著一條洋鐵皮子的小船,一錘一錘敲出來的聲音清脆悠遠,悄悄伫足聆聽了那麽一會兒,仿佛聽到了漁家姑娘和那采菱女的嬉鬧聲隨湍湍而過的三溪水在歲月中流淌。

幾處老屋場,代遠年湮,頹毀殆盡。但從那狹長的巷街裏穿過,還是可以想象這裏商貿曾經十分發達,南貨業、糧行、屠坊、百貨布匹業等應有盡有。據《南縣文史》記載:“山區場(墟場)多,湖區行(牙行)多,牙行一般兼幾種商品交易的中介,以經營糧食、棉花的最多,解放前夕,除縣城九都鎮七十多家外,三仙湖有二十余家。”另據《南縣金融志》記載,民國初年全縣發行市票的商號、錢莊達九十八家,主要分布在九都鎮、三仙湖、八百弓等六地。

老街拐角處的劉三廟已重建,記載有劉氏三仙,南宋末年,指湖爲路,救楊幺義軍的故事,無從考證,但石碑上一行“念仙人常在,保一方平安”,我們仿佛看到了曾經的戰亂,繁榮與沒落間,洞庭湖的大風大浪漸已平息。靜靜的時光巷道裏,有幾台運土車忙進忙出,鄉村棚戶區改造拆遷新建的電梯樓群正拔地而起,2019年全鎮近800戶農民將舊房換新房般進來居住。放眼四周,田野裏生態稻蝦共生,小鎮裏農民安居落葉,現代鄉鎮小城鎮模式已初具雛形。街中心段新修建的三仙湖大劇院可容納千人,一幅“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湖鄉好聲音海選活動”的巨幅標語,可以想象不久前這裏人山人海,歌聲飛揚,笑語喧嘩的場景,這個年輕的古鎮無處不張揚著新生代的活力。

一只喜鵲從車窗前劃過,我們走進了美麗鄉村——利群村,如走進了油畫的畫廊,看到的都是自嵌式生態溝,小魚小蝦在生態的空間裏自由的泳動,一條溝渠兩岸景,藕塘連片,田野裏油菜花香;屋前屋後的生態塘波光粼粼,培植生態稻蝦,以生態相克的原理防治田間病蟲害,以生態共育的方式生産養生之稻,富村富民。

來到年豐村,珍珠養殖連片,藕溝、魚塘、稻蝦田交織。坐落這裏的年豐光伏電廠占地面積600畝,上面光伏發電,下面養殖魚兒,電站不占實地水畝面積,年發電量2160萬度,支撐著南縣電力事業的發展,站在高高的電站棧道上看魚光互補,有一種壯闊之美,更有一種企業與養殖戶共享經濟成果的喜悅;不遠處有500多平方米的龜鼈溫室育種基地,裏面有養殖人員忙忙碌碌的,滿池的龜寶寶爬來爬去,像一只只金元寶,置身滿棚的腥熱氣中養殖人員也全然不顧,龜寶寶的價錢好著呢,辛苦一點值。

暮色漸濃,春樹在小居民房前昂首,一雙鳥兒在春樹前的老屋上空盤旋,“一陣東風萬樹斜,楊花亂疊水之涯,雙雙海上新來燕,往複仍尋舊主家”想那清末的周文郁步疏溪十景原韻寫下的這首《長堤春望》,或許也是在這樣一種暮色之下吧。

我們在暮色中行走,走到烈士橋村烈士橋畔,一顆巨大的樟樹矗立在石橋旁,不知它是否經曆了“三區叛亂”中烈士鮮血的洗禮,很想問聲橋邊人家還有誰曾記得那些英勇的南下戰士年輕的容顔。小橋一眼望去是那麽的平凡,路過的村民臉色平靜,我們不敢輕擾,這方土地來之不易的平靜。

沿筆直的南茅公路返城,再次從“今知香”米業路過,裏面燈火通明,大貨車忙進忙去,想那一望無際的稻蝦田,想那鎮規劃裏的這裏還要建5個大米廠,建蔬菜基地,建龍蝦交易市場,看運河兩岸農家此起彼伏的燈火逐一亮起來,三仙湖不論你曾經叫三溪湖還是三星湖,這個春天,我看到了人間的“福、祿、壽”仙,就住在你那田野深處,在堤埂上打著哈哈,成萬上億的小龍蝦在碧綠的稻田間翻滾。